全国资讯热线

0‍591-83320109


心灵回想

浏览数:227 

小的时候很喜欢水,课余时间总会一个人悄悄地溜到学校边的小溪里捉鱼(尽管每次都会让调皮的小鱼从手缝里溜走);打开水龙头握住水流一瞬间,会惊奇的大叫妈妈,妈妈,为什么我捉不住它呢?。呆呆地望着溅湿衣服的水花----哭了,为什么它要急着从我的手里跑掉呢?

   9
岁的那一年,在广东的二嫂有了第一个女儿。因此,母亲便带着大嫂的女儿,到那边去照顾二嫂与侄女。家里剩下父亲和我。那时候的父亲,特喜欢吃鱼,因而,偶尔父亲会让我背着鱼娄,跟着他去捉鱼。望着父亲的背影,趟在清澈见底的水里,我幸福的笑了……

   
我以为这种幸福会延续到好久,好久……

   
直到10的那一年,父亲走的那一天,我才发现原来幸福,只是存在于自己脑海中的一种幻像,对我而言,是那么的奢侈,是那么,那么的遥不可及。心肌梗塞,夺走了父亲的生命,打碎了原本幸福的家。不给父亲留下只言片语的时间,更不让我们有任何挽救的机会。望着抬有父亲遗体的队伍,渐行渐远,身边伤心欲绝哭得撕心裂肺的母亲与哭红了双眼的大侄女,我竟悲哀到---找不到一丝丝哭的感觉。

   
父亲就那样走了,走在我还来不及体会父爱的时候。留给我的是那么一丁点残缺不全的记忆,还有一辈子都不能再真真切切地叫一声爸爸的遗憾。其实父亲在世的时候,是一个脾气超爆的人,在母亲的回忆里,父亲曾经把母亲刚挑满的,一家人一天用的水缸,砸烂了;甚至于还用扁担打过母亲。可是我在母亲浑浊的泪眼里看到的不是母亲记恨父亲的那种痛,而是在痛失爱人后的悲伤,是对爱人无尽的怀念的痛。虽然脾气暴躁,但是对于邻里,父亲却总能那么的热情。村里要是哪家人遇上丧事,喜事的时候,只要帮得上的,他都不能一定会全力去帮;乡间的夜里,小屋子里常有老鼠出没,略懂电路的父亲,会在屋子的周围布下铁丝线。放通电流,用以灭鼠。那时候的大侄女,是最受父亲宠爱的,她有什么要求,父亲都会尽量给予满足。撒娇不吃饭的时候,父亲会给她零用钱,会变魔术似的变出一件小玩具哄她,会给她买漂亮的鞋子,会踏着那辆破旧的单车,送侄女上学。而所有的这些,我只能在梦里才能拥有。一个桔子,一个果冻,一次因为不吃饭,手心被父亲用细如针的柴根轻轻地划过。这就是父亲给予我的。(以至于后来的我,都有点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属于这个家?)

   
从我有记忆的时候起,家里便是争吵不断,父亲与母亲吵,大嫂与父亲吵,哥哥与嫂嫂吵,姐姐与姐夫吵。家具在战争中一次次无辜的被摔碎。这种状况,在父亲走后,非但没有改善,反而越演越烈。每次的争吵都是那么的惊心动魄,而我却只能无助的抓着母亲的衣角,躲在她的身后,任由那股恐惧的感觉一点点的蔓延,直至侵蚀到心里的每一个角落。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小到没有办法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小到只能看着他们相互的折磨。想着永远,永远地都不理他人,想着如何让自己尽量的不开口说话。那时候的我,没有朋友,更不知道什么是。(很可悲对不对?)我很好奇也很忌妒为什么周围的那些同龄人,为什么他们可以那么开心地笑出口,可以玩游戏,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却只能担心什么时候,他们又要开始吵架了。夜夜失眠的母亲,在好不容易入睡后,远在云南的姐姐姐夫却因为吵架,在深夜里打电话要母亲评理。结果在电话的这一端,是母亲整夜整夜的叹息与流泪。我不明白为什么哥哥嫂嫂可以那么轻易地对母亲说出那样的话:要死就死,你死了,我们就什么都好了甚至于说母亲是疯子,比傻子还傻。他们怎么可以那样说话呢?赡养母亲真的让他们觉得那么为难吗?父亲走后,母亲辛苦那么多年,为的还不都是这个家,而他们竟然可以如此地践踏母亲的心,可以狠心的把母亲伤害成这样。那个雨夜里,在兄嫂训完母亲后,在婶婶的家里,母亲那痛不欲生的哭声,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周围的人都说:幺妹很幸福!呵…… [:@]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吗?我很怀疑!

   
在那个家里,没有丝毫的温暖,反而令我觉得非常的压抑。我只不够是他们的累赘,能干活的时候就是个宝,干不了活儿的时候,就当你是垃圾一样丢一边的那种。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他们才会满意,又或许不管我怎么做,不管我做得多好,他们永远都不会满意,因为我不够是垃圾而已。超可笑的,对不对?所以我只能选择沉默,我以为这样他们应该就不会讨厌我了吧?可笑的是那只会让他们觉得我像个傻子一样。呵……我好意外,沉默竟然也是罪。我很自私,好几回都想逃离那个阴暗的家,却因为母亲的保护一次次地放下包袱。因为我的关系母亲不少被他们训过,我又怎么狠得下心丢下母亲不管呢?恨他们暴躁的脾气,恨他们之间的争吵,更恨他们对母亲的不敬,可是在母亲与叔叔婶婶的要求下,在他们的白眼里,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好声好气的叫他们哥哥嫂子。呵……就因为我是幺妹!幺妹,都可怕的一个称呼啊!!

   
童年的生活是阴暗的,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时常飘着我无助的泪。一直都不肯相信父亲已经离开我的现实,一直都觉得父亲只是换一种方式暂时的离开我们,总有 一天他还是会回来的。还是喜欢坐在溪边发呆,还是喜欢水,喜欢看着水里自在的小鱼,因为那里有我对父亲的回忆,不同的是看到它们心里就有一股酸酸涩涩的感觉,好讨厌那种酸酸的感觉。总喜欢在暴躁的脾气里去回忆父亲,习惯了用沉默来掩饰自己的无助,习惯了发呆。直到遇见了小桃,上初一的那阵子,在放学的路上,小店的角落里,不经意的发现了被遗弃的,有点枯黄的小桃树,随意的将它植在了溪边岸上的地里,在母亲的料理下,它却意外的活了下来,而今更成了我最好的朋友。喜欢坐在它的枝丫上,倾诉我的心事,诉说我的理想,期许我的未来,哭出我的心酸。因为我知道树是不会讨厌我的。桃树身上飘着无数的纸鹤,那是我对母亲的祝福,对父亲的思念,为朋友们的祈祷,还有希望家人可以和睦相处的愿望。这么做也许很傻,但是唯有这样,我的心才可以得到安慰。小桃,我很抱歉!让你分担了我这么多的痛。

   
习惯了用暴燥的脾气来挑战朋友们的耐性,习惯了言不由衷,习惯了对母亲的依赖,所以也习惯了孤单。的体现,只会让你的如今的生活依然那么的郁闷,幸运的是学会了不再轻易哭泣。眼泪是软弱心更酸,眼更痛,而想想该怎么做,才是最真的。

   
很想很想对现在的老板说声:对不起!因为个人的关系,在工作上没有尽全力;很想很想对那些顾客说句:我很抱歉!不该对你们发脾气(虽然曾经有无理取闹的顾客,往我脸上吐口水),我真的很抱歉,向你们发脾气的时候,其实我的心里更多的是内疚与自责。我真的很想很想对我的朋友们说声:我需要你们!其实我不是有意要吼走你们走的,我只是不想让自己的痛,加在你们的身上,因为你们是无辜的。知道吗?在你们转身离去的那一刻,我的心真的好痛,你们那么好,而我能给你们只是忧伤的情绪,我真的不想连累你们;很想很想对我恨的他们说句:其实我早就不恨你们了!只要你们对母亲好一点,我怎么样都无所谓的,因为我真的不想失去这个家。很想很想对暴燥的脾气说声:不!请你走开!!因为这个烂脾气,因为男生似的性格,因为看不惯欺压弱小,所以一次次地任由自己的脾气爆发,把自己气到发昏,气到感觉累到快要倒下,气到快要疯掉为止。(这样的心里是不是有点扭曲呢?);很想很想对我那渐行渐的理想说声:请你回来!我不想让自己误入歧途,更不想让自己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停留在阴暗,伤痛的世界里;很想很想对母亲说声:妈,我爱你!如果不是您,我想我早已消失了。在这世上没有谁会比你自己更爱你了,所以希望您能爱自己多一点。我们是互相需要的,缺哪一个都不行啊!

   
秋意愈来愈浓,当微风吹起长发的一瞬间,也吹起了无尽的哀愁。悲伤还在继续,心还是那么的痛;天还是喜欢的那种蓝,云儿依然是纯结的那种白。而我还可以拥有那颗平静的心吗?望着夜空,放飞自己的思绪,逝去的已成追忆,我还可以重新开始吗?就算可以那又如何?爸爸这么幸福的一个称呼,这辈子却永远,永远地不再属于我……

  ,这个季节还是有点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