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资讯热线

0‍591-83320109


懂事是一种毒:懂事的背后,是内心深深的自卑

作者:韩大茄浏览数:427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懂事的孩子。

他们压抑自己的欲望,

小心翼翼的讨好大人,

却压抑了自己的需要,

成了越来越自卑的人。

1

我侄子今年八岁。暑假在我家住,因为受综艺节目和同学的影响,他很想去体验一下玻璃栈桥。


我告诉他,只要他在一个月内,认真地把暑假作业做完,且保证85%以上的正确率,我就带他去。我的要求很明确,怕他耍小花招。


侄子的学习成绩一般般,要达到高正确率,必须很仔细很认真地去做每一个题。那一阵他电视也不看,iPad也不玩,起床后就认真写作业。每一个题都做得工工整整,无刺可挑。他似乎生怕我会以其它理由取消这次的计划。


这一切在表姐的孩子来我家后被打破了。在饭桌上表侄儿听说了我们的“玻璃栈道约定”,就嚷着要妈妈带他去。表姐告诉他,想去的话就要像弟弟一样认真完成作业,作业做好了我就带你去。


表侄一听就不高兴了,直接把筷子拍在桌上。整个人躺到地板上,哭着滚来滚去,嚷着就是要去玻璃栈桥,就是要去,马上就去。


任我们怎么劝都无动于衷,他一边蹬腿,一边哀嚎。表妹无奈,只好答应带他去,明天就去,作业先不写。


侄子看到这些,默默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过一会儿我进去的时候,发现他正坐在床头伤心地哭泣。


那一刻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我懂他伤心的原因。因为我从小也是一个试图以懂事来讨好成人世界的孩子,我明白他那一刻的委屈和嫉妒。




2

我小的时候,就是父母眼里懂事的孩子。我总是体谅他们的难处,很少向他们要求买学习用品之外的东西。


记得在初中的时候,我看上了一款CD随身听。每次放假我都会在商店门口去看它几眼。因为它被锁在柜台里,我就扒在那里看,热情的柜员走过来提议我试一下效果。


我已经试过一次了,当戴上耳机,按下播放键后,悦耳的音乐迅速在耳膜上倾泻下来,我整个人震撼地久久不能自已。当时我多么想把它拿走,抱着它躺在床上听个天翻地覆。


可是我没有钱,我只好恋恋不舍地放下它,告诉店员我不喜欢,我再看看。店员只好把CD、耳机取下来,各自放回原位,眼神里满是鄙夷和不耐烦。


店员的情绪让我很尴尬。自那以后,每次我惦记它的时候,都会佯装在店门口等人,四处张望,漫不经心地瞟CD机两眼来望梅止渴。


我当时那么想要得到它,但我从来没有跟爸妈讲过。


因为那并不是一个上学的孩子应该拥有的东西,而且价格略贵,身边也没有几个小伙伴有。甚至爸妈都没听说过这种东西,我觉得我没有理由增加他们的负担。


但理智压制不住渴望,我做梦都想得到它。想凭零花钱买到它,基本不可能,那一阵我每天都过得很失落。


3

后来我想到一个方法,攒压岁钱去买。以前的压岁钱都是我主动上交的,那一年我想据为己有。大几百块钱揣在兜里,眼看就要开学,我可以奔着我的CD随身听而去了。可是,记性好的妈妈打破了我的所有计划。


她提出了一个“替我保管”的方案,将我的所有“资产”没收了。把钱掏出来的时候,我的心在滴血。


那一刻,我想过,如果我撒着泼儿打死也不交,妈妈也会拿我没办法,顶多会感觉到有点失望而已。可是我做不出来,我乖乖地把带着体温的压岁钱掏出来,还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


我就是一直都这么的"懂事"、"省心"。


4


还有一次接近“梦想”的机会,是在我表哥结婚的时候。


那一次,姑妈要我和表哥一起去接亲。去之前,妈妈一再交待,姑妈家条件不好,这次结婚花了不少钱,要是她给我红包,千万不要接。


果然,婚礼结束后,姑妈笑盈盈地递给我一个红包。我说不要,她就硬要塞给我。我扭着身子,就是不给她机会。


回来的时候,我发现跟我一行的小堂哥们都收了红包,唯有我听话地真的没要,他们愉快地讨论着去哪潇洒,我却伤心地哭了!


那一次我感觉异常地难受。我离我的随身听越来越远了。那一刻,我都有点痛恨自己的懂事。



5


懂事的孩子,往往十分在意别人的感受。让别人觉得舒服——是他们讨好他人的唯一方式。


比如我,从小就会察言观色,擅长从一些细枝末节的地方去分析大人的情绪。在合适的时间,永远都只做合适的事,压制自己的欲望,顺应大人的想法。


由于父母的三令五申,我从来没有在湖边玩过水,没有和小伙伴出去钓过龙虾,没有和弟弟争过好吃的,没有和同学比过吃穿。


懂事是一种毒。


一旦形成了这个印象,它就会绑架你坚持下去。因为我很早就知道,一个熊孩子只要做一件暖心的事,就会让人交口称赞。


而一个懂事的孩子做了一件出格的事,会让父母大失所望,前功尽弃。所以有时候必须顶着“懂事”的光环坚持到底,不断地忍让。


懂事的背后是深深的自卑。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失去,不敢对抗,所以一直活得小心翼翼。


作为一个标准的懂事的孩子,我的这份早慧并没有让我感到骄傲。


虽然从小收获了不少的称赞,但是我却丧失了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该有的放肆和任性。很多在童年该尝试的事情,现在已经补不回来了。


成年的我,既自卑又软弱。我多么羡慕那些自由自在、开朗性格的人。我不敢去争取应该属于我的东西,也不敢真实的表达自己的需求,和其他人发生冲突、受了委屈,也只能一再忍让。


6


我把侄子叫过来,对他说:“我明天就带你去体验一下玻璃栈道吧。作业嘛,回来再写!”


他听完高兴地跳了起来。我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明媚的光芒——那是我童年,没能实现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