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资讯热线

0‍591-83320109


特别关注—精神卫生:被忽视的隐患

浏览数:174 
当个别大学生选择像张国荣一样坠楼自杀,当马家爵事件成为社会悲剧时,人们开始关注一个词——“精神卫生”。社会竞争的激烈,使现代人遇到越来越多的精神问题。于是,专家呼吁加快对精神卫生防治立法,书店里类似《如何让自己变得快乐些》的书越来越多。然而,精神卫生在社会的普遍忽视中,仍然处于尴尬境地。
  专家呼吁加快立法
  丁毅黎,省人大代表、福州儿童医院办公室主任。在今年省“两会”之前,她接到了两名下岗职工的电话,声称自己患上精神忧郁症,根本无法工作并被单位辞退,无奈之下只好去医院看病吃药,仅此一项花费每天平均75元。他们根本无法承受如此大的开销,很想一死了之。这个电话让她意识到,心理疾病患者非常需要社会的关心和支持。通过大量调查后她发现,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竞争不断加剧,劳动力的重新组合、人口和家庭结构的变化、原有社会支持网络的削弱,导致了各种心理应激因素增加。同时,生活环境变化导致我国居民疾病谱、死因产生较大变化。儿童的行为问题、大中学生的心理卫生问题、老年期精神障碍、酒精与麻醉品滥用以及自杀等问题明显增多。因此,加强精神疾患的防治,预防心理和行为问题的发生,已经成为当前紧迫的任务。
  在今年省“两会”期间,丁毅黎等10名代表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尽快出台《福建省精神卫生防治条例》的议案”。条例内容对精神卫生的主管部门、机构设立、患者诊治、法律责任等方面作出详细规定。目前,该议案已经交由省人大常委会科教文卫委办理,并将于今年10月底前提出办理情况报告,报省人大常委会审议。
  “如果能够较好地预防心理疾病,给心理病人更多的指导和关爱,很多悲剧都能够避免。”丁毅黎指出,“就像遇到法律问题要找律师咨询一样,有心理问题的人也应该找心理医生咨询。”
  心理疾病就在身边
  在福州八一七中路一处居民住宅4楼,记者找到了注册名为“东方心理健康研究所”的一家私人心理咨询工作室。取得执业心理治疗师资格的所长毛朝灼,向记者讲述了一位前来咨询的家庭妇女的困惑:丈夫的事业在外如日中天,自己却守在家里百无聊赖。时间久了便觉得“跟不上时代”,“空虚寂寞无聊”,后来发现丈夫有了外遇后更加抑郁无助。“经常莫名发脾气,并伴有失眠、食欲不佳、身体不适等状况”,而孩子也因此与她产生隔阂并反感远离她,于是,她想到了死。
  绝望中她找到心理治疗所,毛医生为她进行了专业心理咨询和治疗,并配合正规训练方法和药物,对她积极开导和治疗,同时提供相应的对策和建议。不久,这位女士渐渐走出自我封闭,开始参加各种健身俱乐部,并和朋友合伙开了家公司,心情好起来了。“现在来进行心理咨询的人越来越多了。”毛医生告诉记者,前来进行心理咨询的人群当中,有婚姻、恋爱等情感问题的占很大部分。另外,包括初高中和大学生等青少年心理健康咨询人群也越来越多,主要表现为中学生的叛逆情绪和学校生活适应不良等。他提醒人们,“直面压力才是解决压力的最好办法”,“一味地逃避只能让情绪变得更糟糕”。另外,过分追求完美和绝对化思维等非理性思维很容易导致心理障碍。
  “其实,很多社会问题和隐患都和心理方面因素分不开,只有消除对精神障碍存在的偏见和忽视,正视精神疾病和心理健康,我们才会活得更有质量。”毛医生说,“如果有一天,我们去看心理医生就像去医院看感冒一样,我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和生活质量将会有很大提高。”
  在省精神卫生中心开设的心理热线室,记者了解到,如今热线电话数量逐渐呈上升趋势,每年可接到3000-5000例心理咨询,涉及抑郁症、强迫症、人际关系综合征等。
  医学专家说,心理障碍是精神障碍的一种,属于轻性精神病,具有一定的普遍性,每个人一生中都有可能遭遇到。值得注意的是,很多市民对精神障碍仍存偏见,或不予重视,或讳疾忌医;同时怀有歧视心理,在行为上表现出鄙视、排斥等,导致精神疾病的知晓率和诊治率方面均偏低。
  精神卫生遭遇尴尬
  由于门槛高、社会认知度低、市场不成熟等原因,和毛朝灼的东方心理健康研究所一样领取营业执照的私人心理咨询机构在福州几乎是凤毛麟角。如福州神经精神病防治院、仓山区青少年心理咨询中心等非营利性心理健康咨询机构和精神卫生防治、康复机构,也是屈指可数。
  福建省精神卫生中心常务副主任郑步升,向记者道出了精神卫生所面临的尴尬现状:由于缺乏政府的介入和统一指导,我省的精神病流行病学调查资料数据还仅仅停留在1985年的流调数据,“根本无法掌握现状”;另外,缺乏精神卫生人员准入、精神卫生机构准入、心理治疗机构准入等立法和规定,以及资金不足,管理落后,人才缺乏、归口不清等问题,使全省精神卫生治疗发展停滞不前。以省精神卫生中心为例,它位于福州神经精神病防治院内,但目前似乎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连归口哪个部门都不知道。
  据了解,目前我省的精神疾病防治机构由于经费投入不足、医疗设备陈旧,专业技术人员短缺,总体上不能满足精神卫生发展需求。如我省目前平均每万人口不到一张病床(0.96),明显落后于发达省市(全国排位第18位),而各类精神病患者估计达50万人左右,大部分患者难以得到必要的住院治疗。
  另外,由于资金不足,设施更新困难,多数精神病院的管理仍处于落后的“封闭式”管理,同时缺乏行业规范和机构的资质审核,许多机构设施简陋陈旧,医疗设备落后,缺乏基本的医疗条件,导致入住病人的健康、生活水平低下。另一方面,随着市场经济的建立与发展,行业不受重视,工作人员待遇普遍偏低,人才队伍严重缺乏。
  为此,专家建议政府要加强对精神卫生工作的重视,形成政府领导、多部门合作和社会团体参与的精神卫生工作体制。由卫生部门牵头,协同其他相关部门尽快起草我省精神卫生工作规划,并建立健全精神卫生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将精神卫生工作纳入公共卫生体系范畴,创造条件出台地方性《精神卫生条例》,保障精神病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也促进全省精神卫生事业健康发展。
  专家还建议,政府应加大精神卫生工作的经费投入,编制专项经费预算,有计划地用于精神疾病的防治、社区康复和健康教育等。同时多渠道、多方位、多层次筹措资金,建立和完善贫困精神疾病患者的医疗保障和救助制度。 (记者 潘园园 郑昭